等待与相持并重 因为谁都无法预算在一起的期限

日期:2017-11-24 09:22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等待与相持并重 因为谁都无法预算在一起的期限

 
  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拥有了一只毛头毛脑的小狮子狗。
  
  我喜欢抚摸它的身子,下颌,脑袋,眼睛,肚皮。感受它温热的血液循环和心脏跳动的躯体。我有时会长时间的拥抱它,观察它懒洋洋的样子,看着的它潮湿的鼻尖,听着它均匀的呼吸。
  
  刚从阿姨家抱来它时,它还小的可怜,甚至连走路都有些微微颤动,滑腻的细毛,黝黑明亮的眼睛,有着及其热烈的冲动和调皮的性格。抚养它将近一年。每天有四分之一的时间用来带它早晚散步,给它喂食,洗澡,抚摸以及对话。衣服,头发和手指都是狗的气味,带着这样的气味外出,如果路上遇有其他的狗,他们就会跟随我,因为它们能嗅别那些抚养狗的人。
  
  夏季闷热的晚上,会在凌晨时,被它惊醒。它或许刚睡醒,我渐渐了解它的习性,它窜到我的床边,贴近我的气息,告诉我自己饥饿的肚子和想出去遛弯的想法。我会在它流连很久后,跳下床,穿衣洗漱,带它出去散步。
  
  有时候它独自坐在窝里静悄悄的发呆,有时候抓着皮球,咬着着床底下的拖鞋满屋子的乱窜,有时也故意躲起来让我找不到它,我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找寻它,呼唤它的名字,在某个角落里发现它,它趴在黑暗中,探着脑袋,一歪一歪的看着我,玻璃球般明亮的眼睛熠熠闪光。有时候它对我有着深深的眷意和依赖,我走哪它就跟到哪里,有时候在沙发上懒洋洋的打滚,让我替他揉着柔软的肚皮和下颚,蓦地,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的惬意。
  
  它摇着尾巴,楞楞的看我替他收拾小窝,睡觉时,竖耳倾听,警觉的嗅察走廊里来回的脚步声,独自玩耍,喜欢厨房里会滚动的土豆,卫生间里的小镜子,轻柔的睡床以及被风吹动的窗帘。对一切声响,气息及波动敏感而好奇,歪着脑袋懵懂而天真。
  
  我把它当做一个未长大的婴孩和幼时的自己,我试图了解它的期许,它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次呼吸,我都把它当成是与我生命之间的交换,如同彼此带来的信任,那么纯粹。因为我知道,在它的有生之年,我做了它的主人,它便将生命交付与我。
  
  每次它看见我独自在房间里哭泣,便悄悄的靠近我,我蹲下来想拥抱它,因为我不知道那一刻自己可以拥抱何人,它只是用明亮的眼睛注视我,但并不探测我的心意,也许这也是我与它交流的唯一方式,它忽然轻声叫唤,空气里充溢着轻柔的声音,以及所散发出来的无助,这种声音竟成为我日后对它最深的回忆。
  
  乖乖,只在我身边待了将近一年就生病死亡,面对它突袭的死亡,我无所适从,仿佛死去的亲人,那样钝重的感情压在我的眼睛上,才会让泪水不停的流。我们对生老病死如此的不能把握,至于对想见的人,想爱的事还未倾尽全部就走上分离的道路。
  
  也许一个转身便是一生。分离的人,也无法计算见面的时间,或许那时光的界限,变成了几个月几年或者再见,或者再也不见。
  
  面对如此处境,就如同在世间隔离一样,与死亡无异。
  
  如果能抽出更多时间把握与那个生命中重要的人,那么我们会对时光的态度更为郑重。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