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是一座城 更是一个黑色的无底深渊

日期:2017-12-18 09:38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妈妈心地善良,待人也大方。别人敬她一尺她总要还人一丈。家里有好吃的妈妈总会拿出来和邻居分享。邻居奶奶的儿女不在家,砍柴,田里收种,她每次主动去帮忙。大伯得了糖尿病,甜的都不能吃,过年过节,妈妈特意包几个咸的粽子给大伯送去。大伯去世,在城里做事的妈妈,又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回家给大伯办理后事。每到寒冬,妈妈每天早上会给奶奶准备好热水,也给奶奶的烤火的炉里添好碳加好火,盛好饭,夹好菜,给奶奶端过去。奶奶常对人说,这个媳妇比儿子还好。如今,妈妈在城里打工,奶奶也常常念叨着妈妈。妈妈也经常请假回去看看奶奶,并给奶奶带些吃的。邻居们只要看到妈妈回来,总喜欢跑我找妈妈聊天。
  
  到了我们谈婚论嫁的年龄,想到弟弟十岁的生日,公共的堂屋疯子婶却百般刁难不让我们家摆酒,为了争口气,我和妈妈商量,在我结婚之前一定要把房子建好,要有自己的屋子摆酒我才结婚。我把挣的钱全部给了妈妈,妈妈又去亲戚家借了一些,总以为有钱就不是问题,没想到地基更是个问题。因为地基,又招到疯子以及很多平日都还好的邻居的阻拦,房子久久不能动工。妈妈又四处找人托关系,整整折腾了两年,才动工。在建房子的那一年,外婆病危。妈妈一边忙于建房,又要买菜做饭,又要跟着师傅打杂,又要去照看外婆。房子建到第二层,外婆去世。强压着丧母的痛,妈妈还是不停地忙碌。因为资金跟不上,房子建了两层就停了下来,没有封顶。妈妈却累得消瘦了很多,也老了很多。
  
  都说,,而对妈妈来说婚姻。用再多的善良,再多的坚强,再多的血汗,再多的付出也无法填补这个窟窿。多少次,我抱怨老天的不公,而妈妈却总说这是她前世造的孽今生来偿还。
  
  对于我们的婚姻,妈妈从不干涉。妈妈只提醒我,要找一个脾气好的,勤快的对我好的就行。至于经济的贫富,妈妈说生活靠的是自己。第二年的正月,也就相隔房子建好两个月,迎来了我的结婚吉日。因为建房花去了我自己挣的钱以及给我买嫁妆的钱,妈妈对我愧疚不已。在我结婚的日子,泣不成声的妈妈就对我说了一句:公公婆婆就是自己的父母,不能看不起。而这简单的一句胜过千言万语,也远远比那些嫁妆值钱,让我受益终身。
  
  我们有了幸福的家,妈妈也松了口气,仿佛是完成了一项任务。妈妈到城里找了份事做,挣的钱自己一分也不舍得花,除了给我们的小孩买些吃的买穿的,全部投在家里,建房子,装修。这些事情都是妈妈一边在外打工一边操办的。每到过年,妈妈总在我们以前回家,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地迎接我们回家。跟爸爸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免了很多不必要的争吵,彼此的心情也好了很多。想到即将成家的弟弟,妈妈更不知劳累;想到我们都过得幸福,妈妈就无比欣慰。妈妈总说:现在的日子真是太好了。
  
  妈妈在城里做家政服务已不少年了。都说做家政看主人的脸色,很难过。妈妈说,她从没碰到过人家所说的那种难侍候的主人。她说每个主人对她都好。是妈妈幸运吗?不是,是妈妈为人好。如今,我们姐妹都在城里安了家,妈妈有时间还可以到我们家来走走。妈妈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
  
  因为今年弟弟准备办婚事,妈妈在过年时把工作辞了。本来还想再做几个月的,顾虑到东家中途找人难找,怕给东家带来麻烦,提早辞了。我们想让她在我们家好好休息,但是住了几天就呆不住了。总是唠叨玩可惜了,浪费时间了。又准备这几个月里找个临时的事做做。没想到,一个月后,东家又一个接一个电话的要妈妈回去,说新来的阿姨什么都不如妈妈,说少了妈妈真的不行。在东家三番五次一再催促下,妈妈又回去了,继续以前的本行。
  
  今年妈妈已经六十岁了,说起来真的惭愧。妈妈不但记得我们的生日,还记得我们小孩的生日,但是妈妈的生日具体哪一天,我至今还不清楚,也从来没有给妈妈做过生日。每次我们提起她的生日,妈妈就说:有什么生日不生日的,你们的日子过得好了,我就放心了。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