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用关爱的眼神拴住了他们渴望挣脱的心灵

日期:2017-12-21 09:48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我们用关爱的眼神拴住了他们渴望挣脱的心灵

 多少人如我,放着农村老家闲置,却偏要省吃俭用地在城里买楼房住。工作本已让人疲惫,却还要舍近求远,每日奔波于几十里的路上。有人是不懂这番折腾到底是为着什么,以前我还可以讲一讲理由,但现在我只有苦笑。是啊,为什么呢?没有困难,我们创造;嫌一个太少,我们还会不断心血来潮。我们随波逐流,我们以为幸福就该如此追逐,如此雷同。
  
  我们的孩子要终日买饭吃,要挤在八十多人的教室里,要去上各类补习班。尽管他们也抽着空玩耍,但他们已远离土地,不识五谷。他们不会爬树、翻墙、上房。我们决不允许他们野马一样恣肆。
  
  这半年的时光也是很快,儿子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周六上午补习英语,周日上午学习书法和美术。孩子多么想回老家,找他儿时的伙伴,找家中的狗儿小黑。周六的一天我也是一天的课,有时为了带儿子回来,周日待儿子上完课赶紧坐车,傍晚返回。想想,半天很是短暂,儿子那快乐的时光该过得怎样匆忙啊!
  
  平日里,廉龙、廉秀、宇卓、茹心等几个孩子,常常闯进家来,向老人追问“蓬根什么时候回来啊”。“六一”之前,他们跑得更勤了,门槛几乎踏破。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儿子却没空回来。
  
  幸好,这一次连端午带高考,儿子他们足足放了五天假。孩子那高兴啊,恨不得马上插翅飞回。今天的补习没有去上,带儿子观看一场海洋生物展出。下午就坐车回来。我们将要带的东西塞满大大小小四个包,计划好了,趁此机会,狠狠住上几天。过一过滋润的田园生活。
  
  小伙伴们在儿子到家之前就已两次打探,想不到小毛孩也能体会到什么是望眼欲穿。孩子们相聚的一幕我没有亲见。那时,我正于卧室内收拾。但我听到了他们叽喳的热闹声。“啊!蓬根,你可来了!”这是小廉龙的声音。“你有大半年没来了吧!”宇卓也喊着。孩子们可着大嗓门说话,都怕怠慢了客人似的。想着儿子被着一群伙伴簇拥着,该是有多开心啊。
  
  欢迎他到来的不只是伙伴们,还有小姑的女儿羽鸽。她是昨天来的,知道她想念的大哥哥要来了,非要住下等。这回表兄妹可又要吃住一处,玩在一起了。家里的小狗抱来快一个月了,也是首次见到小主人。不知儿子可曾在梦中见过。两位老人也专心致志地守着他们的大孙子,那眼神在孩子身上转来转去,喜欢得不行。
  
  以前总嫌弃老家,那低矮的旧屋、那极差的卫生条件,都是避之犹恐不及。而如今,翻新的大房子,到处都是整整齐齐。太阳能一用上,洗衣、洗澡,干什么都那么方便。连我们卧室的浅色带花的窗帘,自上而下垂落,在我眼中也幻变为凝固的瀑布。房前屋后的院子里,婆婆栽种了各种不知名的小花。但更多的是种菜,那是真正的绿色食品啊。顶着黄色小花的小小黄瓜与小小豆角,还有绿油油的其他蔬菜,挤满了篱笆园。六只小鸡也有着它们的一席之地,骄傲地漫步在它们的领地。
  
  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这小院,竟舍不得离开。哪怕只是住几天也好啊。我们的学校就在距离老家二三百米的地方,在平整的水泥路面上,绕过四五个弯弯就到了。哪里还有路途上的劳顿啊,只有漫步的悠闲。
  
  铅华落尽,回归自然。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