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是最重要的 是获得美好人生的重要途径

日期:2017-12-12 09:42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清明节前夕,见到奶奶了。这是奶奶离开我七个多月来第一次在梦里相见。还是那一身整洁得体的湛青色粗布衣裳;还是那满头的白发,还是那样一脸祥和,埋着头默默地忙碌着,象是在为堂妹的婚礼做着准备,任我喊着叫着都没有回音,奶奶的冷漠让我在哭喊声中惊醒,一行清泪顺着眼角滑落,心隐隐作痛。奶奶还在生我的气吗?还在怨我吗?怨我没有常回家看看她、多陪陪她,怨我在她长辞之际没有送上最后一程?
  
  随着亲人一个一个的逝去,对清明节有了特别的意识,每逢节日前夕,总会有亲人在梦里召唤。先是大伯,后是奶奶,同样在走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前在梦里如约相见。生前他们对我的爱甚似父母,如今他们虽已走远,对我的爱依然还在,在另一个世界里还记得我,牵挂着我,还有什么理由可以阻止回家的脚步呢?
  
  迎接我的不再是奶奶,而是门前的那片郁郁葱葱的去火草。在春风的吹拂下点着头,扭着腰,象是在欢迎我的到来。门前的这片绿色的植物,是儿时奶奶特意为我们种下的,每次上火了奶奶就挖些根茎煎水给我们喝下,去火很见效。因为不知名,就给它取名去火草。看着这一片新縁,想着奶奶,记忆的画卷慢慢铺展开来。
  
  还记得去年的九月十一,重阳节过后的第二天,那是一个黑色的日子。下午两点多接到奶奶去世的噩耗,精神顿时失去了支柱,瘫坐在沙发上软软的久久没有站立的力气,泪水象决了堤的河顺着脸颊往下流,除了刻骨铭心的痛脑子里一片空白。随着奶奶的离去,世间万物都顿然失色留下一片凄凉。灰暗的天,象一张大网笼罩着大地,让我压抑得透不过气来。刺骨的冷,象一股冰水顺着条条经脉扩散全身,吞噬着身体里每一个温暖的细胞。当我们赶到奶奶的床前,爸爸为奶奶送来的午饭还散发着余温,而奶奶却没有吃上一口就走了。谁也没有想到还有着一碗饭量的奶奶会走得这样匆忙,谁也没有想到有着太多不舍的奶奶竟放下了一切从容而去,是不是奶奶盼过了一个又一个节日终不见我们的归来而绝望?是不是我们的冷落让奶奶心灰意冷?还是看到最小的孙女也有了男友,以为我们都找到了好的归宿不再需要她的呵护了?撕心的哭喊唤不醒长眠的奶奶,蜂涌的泪水洗不去心里的愧疚。要是重阳节那天我能抛开所有的忙碌回家看看奶奶,那么奶奶的离去带给我的伤痛或许会少一些,奶奶也会走得更加无怨无憾,都是我那致命的自私带给奶奶无尽的孤独。
  
  还记得去年的清明节,那是我们最后一次的相见。我特意挑选了奶奶喜欢的松软的蛋糕和甜牛奶,远远就看到那熟悉的身影,瘦小的身子斜靠在门框上,双眼望眼欲穿地盯着村道的另一头,奶奶,一定又想我们了,在搜寻我们的身影,在等待我们的归来。95岁的奶奶头发全白了,牙全掉光了,眼花了,耳背了,也糊涂了,看到我纵然开心,脸上的皱纹随着笑容挤在了一起,成了一个核桃,却认不出我来,费了好大的周折才让她听清了我的名字,提到我的名字便若有所思地念着:是丽回来了,丽回来看我了!原来我的名字一直都刻在奶奶的心上,奶奶一直惦记着我,没有忘记我是她的长孙女,只是老眼昏花,看不清我的模样了。说着她用那皱巴巴的又硬又干象树皮般的双手把我的手握在手心,紧紧地唯恐我跑掉似的,深陷的双眼噙满泪花,嘴唇微弱地抖动着:今天怎么有时间回来看奶奶了?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念着念着奶奶禁不住哭了起来:“奶奶是没多少日子了,恐怕以后都见不到你了,我真的不舍啊!”看着奶奶老泪纵横,我的心如刀绞,万语千言在心底翻腾,却没有安慰没有劝说,我知道说什么都是徒劳,奶奶很难能听得见,只是紧握着她的手,默默地陪着流泪。
  
  奶奶,早在几年前就这样了,每每见到我们就会哭诉,从一开始的安慰到后来把她当小孩一样哄到最后的沉默不语,并不是我习以为常,更不是我不以为然,心痛是无法改变的,只是与其费神伤脑地花半天让她听清我的一句劝说,还不如静静地做个聆听者,让她憋屈的心情得以释放。眼看她一天一天的老去再多的劝说也是一样的苍白,尽管有再多的不舍,每个人的归宿也都一样。起初,奶奶见人就哭诉着:这日子好苦呀,每天都象一个木偶,。。。。后来又总是对我说:奶奶真的没多少日子了,可我还是不舍呀!
  
  我知道奶奶的苦,不是生活的艰辛,是孤独的灵魂无所依靠。时代的变迁,家里只剩下几个年迈的老人,年幼的,年少的都进了校园,年轻的年长的都忙碌在外,白天家里几乎看不到人,更没有人能陪她说说话。对于这样快节凑的生活奶奶无法理解也无从适应,自从我和妹妹相继外出务工,每年春节来去匆匆,奶奶总是抱怨:这是什么世道啊,大家都往外跑,家都不要了。以前多好,大家在一起,忙的时候一起忙,闲的时候一起玩,每到冬天,忙完了农活,男的女的都坐在门口晒着太阳,拉着家常,女的一边做着针线活,缝着衣裳,纳着鞋底,男的叨着旱烟袋,或者拉着二胡,小孩围在身边嬉闹。多热闹啊!哪象现在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儿孙绕膝,男耕女织的生活成了是奶奶最美好的回忆。
  
  奶奶的不舍,也不是留恋世间的美好,是放不下我们。
  
  奶奶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活了近一个世纪却没有享过一天的福;养育了一群儿孙,临终之际却没有一个在身边。
  
  奶奶是个童养媳,从小的乖巧却赢得了太奶奶的疼爱。但在刚强果断的爷爷眼里这种逆来顺受的乖巧便是软弱无能,在太奶奶的逼迫下爷爷才勉强跟她成了亲。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传统思想,加上爷爷的粗暴脾气,奶奶在吆喝声中,忍气吞声,小心翼翼地度日。但她依然无怨无悔地顾守女人的三重四德,悉心照顾着家里的每个人。大奶奶早在大伯还小时就被日本鬼子活焚了,之后大爷爷(爷爷的哥哥)又染上鼠疫,生命垂危的日子,大家都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看他一眼,生怕被传染,唯有奶奶端屎端尿,不离不弃地照顾到最后。大爷爷走后留下了年仅七岁的大伯,奶奶义不容辞地把他当儿子养。生活在那个封建时代,奶奶却没有丝毫的重男轻女思想,为了帮三爷爷分担家庭的重担奶奶不顾自己四个儿女的重担毫不犹豫地把他的女儿收养,或许是奶奶默默的无私付出,太奶奶才会把她当女儿一般对待。一生把六个孩子拉扯大,从不言苦。
  
  尽管爷爷对奶奶没有爱怜之心,她依然对爷爷体贴入微,在她的心里勤劳能干,德高望重的爷爷象神一般支撑着她的人生。每每回忆起过去,脸上就会露出满足而自豪的微笑,还总指着村子周围大片大片的土地跟我们侃侃而谈:“那时我们的家业多兴旺啊,你看这些地以前都是我们家的,都是你爷爷开垠出来的,别人吃不饱的时候,我们还把饭团分给邻居们呢。”
  
  童养媳的身份培养了奶奶与世无争的性格。记得儿时,每当我们被别人欺侮,哭着跑回家时,奶奶总是一边给我擦拭着泪水一边哄着:他们不乖,以后我们别跟他们玩。从不象别人的奶奶动不动就兴师问罪,当时幼稚的我还在心里埋怨奶奶不为我出气呢。奶奶也从不重男轻女,对我这个长孙女更是疼爱有加,赶集,走亲戚都带着我,给我买花生,买油条,买麻花,给我买头绳。有好吃的总要留给我,有时还上山给我摘野果,实在没吃的就炒些黄豆放我的口袋里。
  
  奶奶从不会象别的妇道人家那样东家长西家短的,她不谈论别人的是非。对于有些泼辣的邻居对她的无理辱骂,奶奶不急不燥,只当是耳边的一阵风,一种罪过而已,不计较不记恨。记得儿时,奶奶就对我说过,做人不能太过分,骂人也要有分寸,即使不为自己也要为儿孙后代积点德。
  
  上初中以前,我都跟奶奶挤一床,夏天,奶奶会摇着扇子为我赶蚊子;冬天,奶奶总是把我的小脚放到她的腿间暖和。每天睡前,给我讲故事,讲旧时的习俗。每逢节日挨家挨户的分香饼,还有高翘表演,戏班子唱戏,这些都是故时节日的特色。还有三寸金莲的美名,古时的女人以小脚为美,结婚时在落轿前,阿婆会拿个手电筒先照新娘的脚,要是大脚的就会糟人唾弃和冷眼,骂一声:“大脚婆”,然后带上一同来贺喜的人们匆匆离去,跑得远远的不愿接近。为了博取厚爱,女人强忍着裹脚的疼痛,把脚裹得又尖又小。封建社会变态的审美观导致女人的脚都成了畸形。对女人来说,,至于能不能走路,有谁去在乎呢?至于那些疼痛,又算得了什么?奶奶也不例外,幸运的是奶奶没裹上几天这种陋习就被废除了。
  
  奶奶的一生受尽了风雨苍桑,抗日战争、抓壮丁、饥荒,象一个个烙印深深地刻在奶奶心里。时间的流逝,岁月的变迁依然无法将它冲洗。常常奶奶会从恶梦中哭着喊着叫出声来,头上还冒着冷汗,仿佛是被人追杀,无处可逃叫得那样撕心裂肺那样的悲切。叫醒奶奶,奶奶长嘘了口气,又对我谈起了梦境,都是她年轻时的切身经历。那些拖儿带女,东躲西藏居无定所有家不能回的日子,每当想起还是那样令她心惊胆战。对当下的太平盛世,奶奶也倍感满足和珍惜,还常常提醒我:你们这一辈人真是出生挑的好时候啊,不愁吃不愁穿,安居乐业,多幸福啊!
  
  或许是因为爷爷一生都不爱奶奶吧,奶奶六十五岁那年爷爷就无牵无挂地走了,早早地抛下了弱小的奶奶,和尚未成家的叔叔。奶奶却成天以泪洗脸,从那时起,常常看到奶奶坐在灶台前偷偷落泪。不仅是生活没了依靠,更担心叔叔的婚事会因爷爷的离去而耽误。七十二岁那年,奶奶为未成家的叔叔抱养了女儿,一个才满月的女婴,在奶奶的精心呵护下一天天的成长,十多岁时,已经八十多岁的奶奶总是担心着:我不求什么只求能再活几年,现在走了燕还太……也许就是这种坚定的信念支撑着奶奶走过了95个春秋,等到了妹妹大学毕业,自食其力的这天,等到了妹妹有了男友的呵护,才放心地离去。
  
  都说:好人一生平安。奶奶一生没有生过大病,没有进过医院。只是生小孩从来没做过月子,落下了一身的风湿病。不记得从何时起,每到天冷手就会发抖,越抖越厉害,直至后来手和嘴一起抖,每根经脉不听使唤地跳个不停,难以安静不下来。吃饭都成了最大的难题,因此,每每冬天我就特别的挂念奶奶,给她买个电热毯,取暖器之类又不放心给她用,只好盼望着暖冬。
  
  奶奶的高寿就是她一生为善,一心向善所修得的。但是与她的寿龄同增的并不是人们所说的“福气”而是行动的不便和心灵的孤独。这是命运的不公,也是宿命的使然,更是我们儿孙的无奈和失职。小时候奶奶是那样的宠着我爱着我,长大了我却为了追逐自己的梦想而远离了她,成了家更是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自己的家庭和孩子身上。虽然对奶奶的牵挂无时不緾绕于心,却顾不上常回家看看她,顾不上多陪陪她。而奶奶是那样一如既往地惦记着我们,常常念叨着我们的名字,正是这份惦记让叔叔习以为常,而忽视了奶奶最后的要求,也让我们错失了叫奶奶最后一声,送奶奶最后一程的机会。
  
  奶奶走了,安祥地走了,再多的不舍都放下了。留下门口的那片去火草,黄了又绿,每到春天一片新绿,还是那样生机盎然,而奶奶却再也回不来了。耳边回响着奶奶临终前的那句话——“叫丽和燕她们回来吧,我想见见她们。。。。”心痛得不能自己,泪水决堤……
  
  但愿奶奶一切安好!但愿天堂里不再孤单,永远温暖!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