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身上的所有东西 原来路就在不远

日期:2017-09-10 10:38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前些年,田里水生物特多,有田螺,泥鳅,鲫鱼,黄鳝,鳖鱼等,夜里伙伴们邀伙去抓。
  
  下午,我们就准备好油柴,灯罩,铁剪;收工回来一般都是天黑,胡乱的吃饱饭,背上油柴,拿好竹篓,铁剪,就上路。
  
  夜里抓泥鳅可是十分劳累的活儿,白天干完一天的农活,身子已经很疲倦,夜里抓泥鳅黄鳝,一边肩膀背十几斤油柴,另边是背个竹兜准备装黄鳝用的,一只手举灯罩,一只手拿铁剪,油柴不亮,视线不好,油柴亮,油烟多,老是朝脸上扑来,熏的眼睛睁不开,脚走在烂泥田里,眼睛盯着火光能照射到的空间,发现黄鳝或鲫鱼,就要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怕惊动而逃走。田螺就老实,人来水动,它就躲在泥土下,我们就用手一搂就行。泥鳅和鳖鱼见到灯光会迅速的逃跑,我们就追赶过去;有时踩到深底的爬洋,半天爬不起来,火灭了,竹篓的黄鳝逃了。一个晚上下来,肩膀背红啦,手臂酸啦,眼睛肿啦,鼻孔、头发里都是黑烟。然而看到成果倒在缸里在活蹦乱跳,心里还是乐兹兹的。
  
  遇到没有月亮的天气,四野黢黑,看不见四周的山形,没有参考物,就是很熟悉的田野,你也辨别不出方向,胆小的人就认为是鬼迷路,我可不信这一套。有一天夜里,我在自己小队的田里,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转多圈后,竟然辨不出方向,就是走不出来,要是胆小的人,又会想到被鬼迷路,我可冷静,我坐在田头,等待来人,一会儿,老远有个灯罩来,我高声的喊叫:“喂,你现在是在哪丘田?”来人回答说:“我在长鞋丘。”他一说是在长鞋丘,我立马就辨别出自己的方位,
  
  许多人,夜里抓黄鳝是被家里长辈逼的,我可不是,我是一心想能卖点钱,为家里增加收入,自告奋勇要去的。人多一起,效果就是不好,你争我抢,都想在前面先看到,结果造成很多地方没走到,遗漏啦,该抓到的东西没看见。
  
  我胆子特大,不怕鬼,不怕蛇。我就想一个人慢慢的看过去,不漏一个角落,这样,一个晚上就不需太多的面积。所以,每次到田野的开叉路口,我就不走啦,我对他们说:“你们走吧,你们走,我不跟你们;我走,你们也不要跟我。”他们害怕,不敢走前,不敢走后,不得已跟在我后边;我常常是忽然间转个山垄,独自一人,他们见我走啦,赶紧追来,待他们追到,我又转个别的山垄,所以,我都是走前面,他们都是走我走过的地方。
  
  我知道,深底的田,黄鳝大,肥田,黄鳝多,有一天晚上,特别的闷热,我就想起虎山垄早年有人居住,下面有块田很肥,今晚闷热,绝对是抓黄鳝的绝好机会,人多一下就走完,我不能带他们同去,我转了几圈,把灯罩熄灭了,我溜到虎山垄的田里,一个人不漏边角的照过去,这一夜,我成果特多。
  
  田里蛇很多,其实田里的蛇是没毒的,胆小的人还是害怕,有一天,我的一个同伴余华看见一条蛇,以为是黄鳝,铁剪用力一夹,蛇被夹住,他提起来,蛇头张开大口咬过来,说时迟,那时快,余华扔了铁剪,吓得大叫起来,刚好我在不远处,听到声音恐怖,我以为大事不好,急忙奔过来,余华还神情未定,话都说不出来,我问好几句,他才说:“夹着蛇”。我问:“铁剪呢?”他还在颤抖,说:“被我扔啦,”具体仍在那里都记不起来,我一边为他找铁剪,一边骂道:“笨死啦,蛇与黄鳝都分不清,”他心有余悸地说:“不是都差不多吗?”我骂道:“你呀,就是笨死,黄鳝比较舒坦,蛇弯曲多,很明显的。”我找半天,没看见铁剪,他说:“不要啦”我说:“累一个晚上就值块把钱,一把铁剪要两块多!”好不容易,我在泥巴里找到铁剪,蛇还是被夹住,露出个蛇头,张口在发怒,我用铁剪剪住蛇头,把他的铁剪松开,蛇放了,余华从此再不敢去了
  
  有一天,我走到一个河堤的缺口处,有个水潭,水较深,看见有一条好几斤的草鱼,无奈水太深,铁剪到不了,我不能惊动它,我要等待适时捕捉,一连观察好多天,再没看见这条鱼,心中很不甘愿;不过还好,看见一条鳗鱼,有一斤多,根据往常的经验,铁剪对这么大的鱼是没法子的,而且鳗鱼特滑,稍不小心就溜走,我不能大意,,拿着铁剪对准鳗鱼,用尽全身的力气叉下去,鳗鱼就被我叉在泥巴里,我立刻抓把杂草把鳗鱼抓的严严实实,塞进竹篓,一贯狡猾的鳗鱼没料到今晚会遭此不幸,在我的竹篓里还时时想冲出来,我兴奋地把手压在竹篓口,赶紧回家来。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