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井底之蛙是那么的可怜 坐等明月

日期:2017-11-27 09:14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原来井底之蛙是那么的可怜 坐等明月

 
  我发誓,我喜欢读书,喜欢在午后,拥着冬日暖阳,拿本书看着看着就歪着进入了甜甜的梦想,一小时后才惊觉,书的催眠作用比安定好上N倍,且没有任何副作用,还可以无限重复利用。
  
  印象最深刻的读书莫过于初三下学期的化学课,那可是天时地利人和,不好好读书简直就是坐失良机浪费资源。任我们课的是慈祥温和的于老师,课桌为我提供了绝妙的读书场所,上面有一条缝,我硬生生的抠出了一个洞,将书从桌下托起正对着那个洞,善解人意的同桌为我掩护,稍有敌情就会掐我警告,也曾公报私仇谎报军情的,无端被掐不算还浪费了很多一饱眼福的大好时光,记得那时候我们被琼瑶大姐蛊惑的不知天高地厚,整天跟着她不是傻笑就是傻哭。在多次狼来了以后,我再也不相信同坐的侦查能力,直到于老师将手伸进了课桌里当场搜出证据,我才恍然如做了《一帘幽梦》,尾随老师走进办公室,理直气壮的承认错误无理取闹的索要图书;你一定要给我,因为我是向别人借的。老师对我的跟踪追击很无奈苦口婆心的说:你还有理了,瞧你就像是刘胡兰一样,同学还有几周就要中考了,你读这些闲书有作用吗?趁老师不注意,翻窗而入偷来了被缴获的图书。那时真正中了琼瑶的毒,不知做了几帘的幽梦。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走上社会,我为一日三餐的粗茶淡饭而奔波劳碌,实在没闲情逸致满足附庸风雅的奢侈爱好,终于有一天丫头说:妈妈给我讲个故事。我才意识到读书不仅是爱好更是需要,几本经典童话加上我的天马行空的胡编捏造,总算将自己送上了神坛,让丫头仰视着我的鼻息,无比崇拜。从此后油盐酱醋代替了诗琴书画,锅碗瓢盆接替了笔墨纸砚,实用图书更新了时尚杂志,我再没有情致捧本精装书装装读书人的样子,偶尔和丫头讨论四大名著的人物情节,全指望很小时候的小人图画和陈晓旭他们的精彩演绎,就那么三斧子糊弄着孩子。
  
  在自己狭窄的生活圈子里,我孤芳自赏的认为和人交流没障碍,说话还算溜顺,表达还算清楚,自从领略了好友们的空间,在知道是多么可怜可悲,尤其是好友们的见多识广博览群书,那可不是一般的消遣,瞧鹤影的红学书评品出了万般滋味,我看得目瞪口呆直冒胃酸。
  
  好在此时的我不缺读书的时间,不少读书的欲望,翻箱倒柜将冷宫里的线状图书请出,看着这蒙尘的美玉,迟暮的美人,我心疼内疚不已,打起精神,走马观花,一目十行,先生不解:你这是想考举人还是想中状元?这玩意能当吃能当喝吗?
  
  惊觉,胃口是第一需要,撂下,开饭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